墨江在线,墨江新闻网,墨江信息网,墨江信息港,墨江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墨江历史 >

“我是龙华人,有义务记录龙华历史”

时间:2018-01-14 06:1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ujfpk.cn
2017年01月18日星期三 “我是龙华人,有义务记录龙华历史” 杨文静 朱赤 朱赤主编的作品《大浪文物图志》以及《羊台山:母亲山,英雄山》。 提到龙华的历史文化,朱赤是绕不过去的一个人,《龙华史志》《大浪文物图志》《深圳往事——龙华史话(1949—1979

2017年01月18日 星期三   

“我是龙华人,有义务记录龙华历史”

杨文静

朱赤

朱赤主编的作品《大浪文物图志》以及《羊台山:母亲山,英雄山》。

提到龙华的历史文化,朱赤是绕不过去的一个人,《龙华史志》《大浪文物图志》《深圳往事——龙华史话(1949—1979)》,三本著作凝结了朱赤对龙华历史文化数年的潜心研究。有人称朱赤是龙华文史研究专家,他谦虚地摆手,称自己只是对龙华历史感兴趣。在龙华生活了24年,朱赤早已将自己当成了龙华人,他对这片土地的感情让他不断走入龙华历史纵深处,成为当之无愧的龙华文化守望者。

从挖煤小工到报社记者

朱赤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受家庭环境的影响,朱赤从小就**看书。十年动乱期间,16岁的朱赤跟随“下放”的父母从南昌来到了萍乡安源煤矿,当起了一名挖煤小工。那时,井下作业十分危险,每天都有可能死人,朱赤也曾多次****生死关头,但就算在那时,朱赤也没有放弃读书。“当时的求知欲非常强烈,我在井下就利用头上的矿灯看书,现在我都记得当年看的是苏联作家柯切托夫写的《你到底要什么》。”

当时煤矿上有个图书室,但早就封闭不开放了,朱赤跟小伙伴发现,图书室边上有个小洞可以钻进去,他就偷偷爬进去找书看。因书籍有限,仅《中国文学史》朱赤就读了好几遍,像《李白诗集》《金光大道》《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各类书籍,朱赤也都“来者不拒”。由于长期井下读书,朱赤的视力下降,不再适合在井下作业,于是便被调到了机电科当钳工,后来又当上了青年突击队队长、团支部书记、团总支书记、萍乡矿务局宣传部长……

在当萍乡矿务局宣传部长时,江西省宣传部长下萍乡检查工作,对朱赤十分认可,有意让他进入刚恢复的《江西青年报》当记者。朱赤的父亲曾是《江西青年报》的老记者,基于这点朱赤答应了下来。

毛遂自荐来龙华 牵头编写《龙华史志》

当记者期间,一次,朱赤利用公休假期来深圳看望远房亲戚。那是朱赤第一次来深圳,对深圳的好印象让他顿时萌生了来深圳工作的想**,他辗转宝安、横岗等地都没找到合适的工作,最后打听到当时的龙华镇在招人。假期结束,回到萍乡的朱赤马上写了一封求职信,没想到,20天后,朱赤收到了回信,信上询问他是否愿意来《龙华报》当记者。收到来信的朱赤十分兴奋,第二天直接南下,并面试成功,1992年,朱赤正式来到深圳龙华。

在《龙华报》当记者的这段经历让朱赤积累了许多人脉,他采访了龙华镇时任书记、龙华几所学校的校长,慢慢开始了解龙华的历史文化,并对这方面的题材产生了兴趣。后来,《龙华报》因整顿停刊,朱赤便到了龙华党政办公室当秘书,也是那个时候,朱赤牵头,组织龙华一批有名的“笔杆子”一同编写《龙华史志》。

《龙华史志》是朱赤编写的第一本有关龙华的著作,倾注了他很多的心血,为了查阅文字资料,朱赤辗转广州、惠州、深圳的图书馆、资料馆,看到相关的内容便用相机拍下来,回来再一一做整理。历时两年多,《龙华史志》才编写完毕。为了这本书能更有“分量”,朱赤还亲自去北京,找龙华“文化名人大营救”事件时曾在羊台山避过难的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邹家华题写书名,并为该书做序。2001年12月,《龙华史志》由中国新闻出版社正式出版。

走进大浪 重整历史遗迹

2008年,朱赤因工作调动分到了龙华大浪街道,配合做深圳市第三次文物普查,收集了许多关于大浪的历史文化方面的资料。该项工作结束后,街道领导提议借此机会出版一本关于大浪的图书,于是朱赤统筹主编了《大浪文物图志》,作为建国五十周年的献礼出版了2000册。该书一经发行便受到了各方的好评,2009年年底,宝安区文化局还在年终总结会上特别对该书提出了表扬。

读者对《大浪文物图志》的反响一直很强烈,很多人都在找寻该书,经商量,大浪街道决定将《大浪文物图志》再版一次,在原有基础上弥补遗漏。在做第一版《大浪文物图志》时,朱赤一直有个遗憾,就是没有把“华堂庙”和“虔贞学校”收入成书,二版新书朱赤终于有机会将“沧海遗珠”补进图册当中。

朱赤介绍,“华堂庙”是明末清初修建于羊台山半腰有名的古庙,至今已有300年的历史。当时华堂庙香火旺盛,香客众多,新中国成立后,华堂庙也是龙华群众朝拜活动的场所。1958年,在“人民公社化”的高潮中,宝安县“红色人民公社”成立,新公社需要建设一座会堂,由于缺乏木材,便将华堂庙拆除了。为了找到华堂庙遗址,朱赤带护林队员上山砍去一人多高的草,才将遗址显露出来。

另一处虔贞女校则是晚清时期唯一在大浪保存完好的教会女子学校。朱赤在该处考察时,发现学校非常破败,内部的楼板已年久失修,不少村民还在里面养鸡、养鸭,旁边的福音堂旧址甚至还被建成了工厂。为此朱赤联系了华南理工大学的邓教授、林教授为虔贞女校做修复方案。2016年6月,虔贞女校正式修缮完成,并建立了虔贞女校艺术展览馆,朱赤也在这件事上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筹备三年

书写龙华30年历史

朱赤曾说,他写过最难、最累的一本书就是《深圳往事——龙华史话(1949—1979)》(以下简称《龙华史话》),为了还原那段历史,朱赤几乎跑遍了深圳所有的图书馆,并且利用三年的时间走访了200多位龙华历史“见证者”。这些老人年事已高,有些甚至连时间都会记错,核实材料成了朱赤当时最困难的一件事。“写龙华改革开放后三十年的书满地都是,而写新中国成立后龙华那三十年的书却很少,这段历史不成体统,但既然我们生活在龙华,就应该去了解它、认识它。”

《龙华史话》共有31章,每一篇章对应一个年份,从历史事件、龙华人物等方面阐述还原龙华当年历史,真实、客观、准确地展现了时代变迁及人物精神。当记者问到,是什么让他维持书写龙华历史这份热情时,朱赤坦言,自己在办公室工作这些年,他有条件接触到龙华的历史文化资料,且自己也对这段历史有兴趣,“虽然严格意义上说我不是本地人,但现在至少我是龙华人,我对龙华有感情,我觉得我有义务为龙华记录这段历史。”朱赤说,接下来他准备编写一**赜诟母锟乓院笕炅木薮蟊浠

龙华新闻记者 杨文静/文 蔡维泽/图

■记者手记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