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在线,山东新闻网,山东信息网,山东信息港,山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山东生活 >

贵州罗甸实施“敬老爱老工程” 解决老龄化问题

时间:2018-03-20 05:0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1.com
贵州罗甸实施“敬老爱老工程” 解决老龄化问题

  原标题:贵州罗甸实施“敬老爱老工程” 解决老龄化问题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徐毅然):2013年春节前夕,记者来到位于中国贵州南部的罗甸县,这里是一个以布依族、苗族为主多民族聚居的山区县,是国家扶贫开发县。总人口34万,老年人口4.5万,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13.2%。按照国际标准,一个地区如果老龄人口超过10%,即意味着这个地区成为老龄化社会。对于一个国家扶贫开发县来说,“老有所养”成为了县政府的一项重担。针对这个问题,近年来,县委、县政府实施了“敬老爱老助老工程”,把政府养老、居家养老、社会养老和机构养老结合起来,实实在在地担下了这一重担。

  韦治安和陈廷敏夫妇住在边阳镇,是一对靠吃低保生活的困难户,韦治安是一名苗族老汉,今年69岁,他的爱人陈廷敏是布依族的,今年63岁。陈廷敏大妈自幼身患风湿不能劳作,后来又患有高血压和脑血栓,医药开支非常大。以前光靠韦治安大叔打工尚不能满足医要开销,两年前他因为事故折了胳膊不能做重活,全家人便只能靠吃低保生活。谈到那时候的生活,陈廷敏大妈说:“以前生活恼火(很糟糕),吃也没得吃,没有饭吃,饿,穿衣穿烂的,而且以前租得是破瓦房。”

  由于丈夫韦治安是农村户口,不能享受低保,妻子又身患重病,行走不便不能去敬老院,罗甸县政府便把他们家纳入到居家养老政策里面来。在这项政策里,政府可以提供酬劳给需要赡养的老人的亲属,或者其他服务人员。于是每个月韦治安老汉也有了180元收入。此外,夫妻俩都已过60岁,可以领取两份高龄补助总共110元,再加上每月100多的房租补助,收入比以前多了不少。就连妻子缴纳城镇医保的费用也是县民政局承担,除去医保报销的70%,民政局又会按照一定比例报销剩下的一部分。“昨天政府又来慰问,给了500块钱过节费。以前政府没拿钱的时候生活很艰苦,现在有了这些补助生活就好起来了,吃住行都是政府拿钱,慰问也拿来,民政也拿来,感谢政府。”

  为解决五保老人的养老问题,罗甸县先后成立了边阳片区栗木中心敬老院、边阳兴隆敬老院,在建沫阳、董当、茂井、木引敬老院。栗木中心敬老院是罗甸县第一家敬老院。在接收老人的时候,是由各个乡镇社会事务办公室统计,然后报告给县民政局,统一确定以后送来敬老院。院里有60名孤儿,有62个老人,此外还有10名服务人员。之所以敬老院还接收孤儿,县民政局办公室主任班行向告诉记者说:“刚开始进驻的时候,只进驻了五保老人,院里气氛不是很好,后来考虑到,如果老人和孩子在一起就会有老少互助的氛围,于是孤儿也住进来了,孤儿们就帮助老人们剪指甲,叠被子,洗脚。老人也对孤儿们像自己孩子一样,如果老人做不了的事情小孩来帮,小孩做不对的地方老人就教育,起到这个作用,所以院里面气氛很好。”

  记者来到敬老院的时候,正巧赶上老人,孤儿和员工们一起在包粽子准备年货,听说有记者来采访,院民罗王妹奶奶主动起身向记者介绍起自己的情况:“我是苗族的,今年74岁,我来敬老院3年了,来之前我的两个儿子都死了,房子也倒了,没有地方住。乡政府到我家几次去了解情况,他们了解到我一个人生活不容易,辛辛苦苦地,就把我送到敬老院来了。以前我自己生活的时候,生活来源是靠种玉米,换点生活费,买点生活必需品。在家里,什么都要自己做,一个人生活挺辛苦的,如果不来敬老院的话,可能就过不去了,就死了。来这之后,有人赡养我,有合作医疗制度给我看病,平时有人照顾我,有什么大病小灾都有人管,幸亏了国家的政策好。”

  敬老院院长告诉记者说,像罗奶奶这样的情况,院里还很多,比如吴太珍奶奶,今年66岁了,也是苗族的。来这之前,她的儿子在外面打工时候去世了,还留下姚宇和姚易两个孙子。政府了解到她的情况就把她们一家都接了进来。谈到来到敬老院的感受,吴奶奶告诉记者说:“我在这里生活好,如果我在家里就照顾不了我这两个孙子,没法给他们做饭,在这里能统一吃饭。我以前摔倒过,落下了腰病,做不了农活,就没有收入,没办法,就来敬老院了。我觉得还是来这里生活好,如果没有好的政策,我这两个孙子就养不活了。”

  除了像吴奶奶和罗奶奶这样的五保老人,敬老院还接收了像杨志平这样的残疾人,他从7岁开始身患风湿落下残疾不能做农活,只能靠哥哥养活自己。进入敬老院后,他很喜欢这里的生活。“这里人多,热闹,工作人员照顾的好,而且在这里的孤儿和老人,谁有时间谁就来照顾我,大家互相照顾像家人一样,在这里生活我很开心。我的家人经常来看我,也经常接我回家去回家团聚一段时间,但是我还是习惯敬老院的生活,在这里生活很开心。”

  为了能够让院民在敬老院里安心生活,王功任院长和敬老院工作人员们花费了不少心血,王院长告诉记者他现在跟刚开始当这个院长的时候比瘦了十多斤。而服务员服务老人的和孤儿的时候,也需要特别用心。民政局办公室主任班行向说:“服务员再跟院民沟通的时候,也要特别注意语言,因为这样的人群在社会上是被歧视的,是弱势群体。并且,他们进来以后,我们会告诉他们要感恩社会,无论是孤儿还是老人来到敬老院要学会感恩,要回馈社会,因为党的政策好了,你才能进到里面来,国家没有钱,自己生活很艰难的。所以,这里的服务员对待老人比对待自己父母都还要用心 。”

  但同时班行向也坦名了自己的担忧:“我们现在县财政压力很大,以后的出路可能是办民营养老院,减轻政府的压力,因为现在所有的经费都是政府承担。希望以后能逐步开展有偿敬老院,对于那些子女在外面打工,有一定支付能力,可以对他们实行有偿服务。对于孤儿和家里条件非常困难的提供无偿服务,不同人群不同对待。”

  采访结束时,敬老院院长王功任对记者说了这么一席话,他说他的理想就是做好老人的服务,让他们能在敬老院度过一个开心幸福的晚年,孤儿们能够健康快乐地成长,能够有一个学习、向上、进步的理想。为此,以后还要继续摸索,继续探索,希望以后能做的越来越好。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